首页 > 2018第6期 > 规划师论坛 > 后增长主义时期社区社企合作空间治理模式的思考
规划师论坛
【全文献下载】PDF下载

后增长主义时期社区社企合作空间治理模式的思考

陈 易   2018/6/29 9:56:00
 

[摘 要]增长主义期间,政府—市场—社会形成的空间治理模式推动了城乡空间的快速发展。而后增长主义时期的城乡空间正从“增长”向“稳定”,甚至向“收缩”转变。与此同时,城乡空间治理方式也在发生转型。传统范式下,以政企合作为主导的治理模式正在向社企所构成的新型空间治理模式转变。通过对经典治理理论的梳理,研究基于卡尔·波兰尼的双向运动理论,以社区为主要研究对象,构建了社区社企合作的创新型治理模式,并以汕头市大布上社区空间治理为例展开实证研究,对下一阶段中国空间治理的发展趋势进行思考与讨论。
[关键词]空间治理;社区社企合作;模式;双向运动理论
[文章编号]1006-0022(2018)06-0012-07 [中图分类号]TU984 [文献标识码]A
[引文格式]陈易.后增长主义时期社区社企合作空间治理模式的思考[J].规划师,2018(6):12-18.
                                                                                                                                                                                                                                                           
Community Public Private Cooperation In Post Growth Supremacism/Chen Yi
[Abstract] During the period of growth supremacism, the spatial governance model formed by the government, market and society promoted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urban and rural space. However, in post growth supremacism, the urban and rural space is changing from expansion towards stablization, or even shrinkage. Meanwhile, the new spatial governance relationship formed by society and enterprise is emerging, especially the social interest group and the market interest group form a new governance mode in community. The paper puts forwards Community Public Private Cooperation model based on Karl Polanyi Double Movement theory. With an empirical research on the community governance of Dabushang community in Shantou, the paper demonstrates new spatial governance mode and mechanism of community public private cooperation. Development perspective of China’s spatial governance is also discussed.
[Key words]  Spatial Governance, Community Public Private Cooperation, Model, Double Movement theory

改革开放40年是中国社会经济不断探索、转型、完善的过程。新事物、新理念、新模式伴随着新现象在这个过程密集地涌现。在城乡空间治理领域,如果说改革开放之初的大转型是逐步实现了城乡从一元治理(政府治理、管理)迈向二元治理(政府、市场合作),那么近20年的增长主义时期的治理结构则是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趋势。然而,从这些愈加多样的空间治理模式中不难发现它们都存在着一种“元叙事”模式,即强调政企合作治理关系前提下的政府、企业与社会之间的均衡博弈。这一城乡空间治理的“元叙事”模式实际上就是增长主义阶段城乡空间治理研究的经典范式。
在城市增长主义时代,空间治理所面对的城市问题几乎都是处于线性关系中的单一目标问题,即经济增长问题。扩张性发展的前置假设是城市发展要素充分,通过要素投放获取地区的发展机会。空间治理则成为衔接要素供给侧(地方)与要素需求侧(企业)并进行空间博弈的重要过程。当城市增长主义逐渐进入尾声,中国城镇化又一次进入了崭新的转型阶段,城乡空间治理需要面临多头问题、多条路径、多个情境和多种可能。基于传统范式下的空间治理模式已然不能解决当前的复杂空间问题,创新空间治理方式又一次成为城乡发展必须面对的挑战。城乡空间治理方式的创新意味着城乡生产要素的占有、使用、分配与收益方式发生了变化,参与要素利益攸关者之间的博弈关系也随之发生了改变,即治理范式发生了转变。在国家提出全面提升现代治理水平的大背景下,后增长主义时期的空间治理模式创新、转型成为了需要深入研究的重要议题。

1城市增长主义时期的空间治理

吴缚龙教授在其著作《Planning for Growth:Urban and Regional Planning in China》[1]中用“为了增长的规划”形象地总结了近30年中国城乡规划与城乡治理的发展状况。“增长”已经不仅仅是中国城乡规划编制的“技术目标”,而且已经成为城乡规划实施、管理的重要“价值观”。城乡规划作为重要的城市治理工具,“增长”价值观也同样反映在了城乡治理或是空间治理(Spatial Governance)中。甚至,增长主义已经被作为一种发展工具渗透于中央到地方整个发展体系的方方面面[2]。
作为以空间为平台进行利益博弈而形成的独特治理结构[3]—空间治理,无论从治理主体与客体,还是治理模式与机制等方面都留下了“增长”的烙印。事实上,中国空间治理理论研究的兴起恰逢城市增长主义初现端倪的20世纪90年代后期。早期空间治理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政府与市场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关系及其空间效应[4-7],其研究范围也聚焦于城市内部的治理结构,即城市治理或管治[8-12]。随着城市增长主义进入高潮,空间治理的主体愈加多元化,治理的客体也愈加多样化。历史街区、旧城改造等小尺度城市存量空间开发领域成为空间治理研究的焦点[13-15]。增长主义时期的空间治理研究主要基于传统的城市政体理论,其模式与机制的研究也主要基于三元政体的空间博弈关系。

  会员登录后方可【全文下载】PDF下载 登录

[返回]
Copyright (C)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规划师杂志社 桂ICP备0501391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95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月湾路1号南国弈园6楼 邮编:530029
电话:0771-2438012 传真:0771-2436269 E-mail:planner@21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