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第5期 > 专题研究 > “城市修补”理念下的城中村整治模式思考—以石家庄市藁城北街、东街村为例
专题研究
【全文献下载】PDF下载

“城市修补”理念下的城中村整治模式思考—以石家庄市藁城北街、东街村为例

黄晨艳,邹叶枫,童 心   2018/6/6 9:21:44
 

[摘 要]城中村由于其发展和演变常常伴随着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一直被视为城市“顽疾”。随着“城市修补”的提出,运用其理念对城中村进行综合整治成为新时期城市建设的重要工作之一。文章首先对“城市修补”的提出及理论进行了研究,认为其是西方“城市织补”概念的某种延展和更新,提出可以将“城市修补”拆分为城市的“修”与“补”两种规划手段;其次回顾对比了石家庄市藁城原有城中村的整治模式,将“城市修补”理念运用到城中村整治当中,提出了城市与村庄两个层面的“2+2+6”整治策略;最后以藁城北街、东街两村为例,对城村关系修补和村庄自身修补的规划框架进行了初步探索,并结合实践总结了运用“城市修补”理念指导城中村整治的特点。
[关键词]城市修补;城中村整治;石家庄市藁城
[文章编号]1006-0022(2018)05-0066-05 [中图分类号]TU984 [文献标识码]B
[引文格式]黄晨艳,邹叶枫,童心.“城市修补”理念下的城中村整治模式思考—以石家庄市藁城北街、东街村为例[J].规划师,2018(5):66-70.

Urban Village Renovation Model With Urban Repair Concept: Beijie Village And Dongjie Village, Gaocheng/Huang Chenyan, Zou Yefeng, Tong Xin
[Abstract] Urban villages have been considered an urban disease due to their social problems. With the presentation of urban repair concept, it is important to realize comprehensive governance of urban villages. The paper argues urban repair concept is an extension and renewal of western “urban weaving” concept, and suggests separate the concept into “fixing” and “mending”. Reviewing past reorganization model of urban villages of Gaocheng city, the paper puts forwards “2+2+6” strategies at city and village levels. Finally the paper studies the primary planning framework of urban and village repair with Beijing village and Dongjie village cases, and concludes the characters of urban village renovation model with urban repair concept.
[Key words]  Urban repair, Urban village renovation, Gaocheng, Shijiazhuang city

城中村作为我国快速城镇化的特有产物,其发展和演变常常伴随着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如环境混杂、违章建筑随处可见及资源闲置等,一直被视为城市“顽疾”,因而城中村整治成为了各个时期城市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随着我国城镇化进入加速发展的中后期,城市发展方式将从以数量增长为主转向以质量提升和结构优化为主,也将从以新城区建设为主转为因地制宜的新老城区建设兼顾,或者向老城更新和城市整体品质提升倾斜,城市的历史文化、多样性也将得到越来越多的尊重。在这样的背景下,城中村作为过去城市发展历史的见证和城市风貌多样性的组成部分,在城市精明发展的过程中,其传统以拆迁改造为主的整治方式将面临重新审视。
1“城市修补”概述

1.1“城市修补”的提出
2015年中央城市工作会议首次提出将“城市修补”运用在城市规划中,并在2016年《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关于城市风貌塑造的内容中再次引用了这一概念;2016年9月召开的全国城乡规划改革工作座谈会则进一步提出应建立完善“城市修补”的规划制度,明确其制度的重大意义及理念。
由于“城市修补”的提出时间较短,相关的实践与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已有的相关讨论主要集中在城市风景环境塑造和城市遗产保护利用方面,如牛梦云等人关于绿道建设的探讨[1],姜欣辰关于山地公园的规划研究[2],张晓云等人对工业遗产的保护利用进行的探索与研究等[3]。另外,也有一些城市进行了“城市修补”的实践工作,如三亚市、常州市等。

1.2“城市修补”的概念
尽管“城市修补”概念近两年才被提出,但笔者认为与之相似的规划概念探讨和实践却早已有之,最早可追溯到柯林·罗在20世纪70年代所著的《拼贴城市》。在文中,柯林·罗明确提出用文脉主义的策略“织补”现代城市片段化的设想[4]。该理论在西方城市更新运动中得到多次实践,2001年巴黎在申办奥运会时提出将“城市织补”运用到奥运村的建设中,标志着西方国家将其作为城市更新的一个重要策略。我国在社会经济进入转型期后,城市空间得到迅速重构,表现出与西方国家类似的特征,城市由过去高度统一集中的社会转变为局部性、碎片化的社会,传统的城市肌理几乎丧失殆尽[5]。因此,一些地区开始引进西方“城市织补”的概念并将其运用到城市更新中,如济南市古城解放阁楼片区建筑、街道的整治改造[6],上海市田子坊区块公共空间的改造提升等[7]。可见,“城市织补”是在城市快速发展的背景下,面对城市空间结构破碎、城市肌理断裂而提出的规划方式,它在一定程度上平衡了常规以经济发展为目标的大尺度规划的粗放模式,强调从历史、生活方式和文化形态方面进行肌理联系与融合。
“城市修补”是在新常态下我国由外延扩张粗放式发展转为内涵集约高效发展、城市建设开始以“优化存量”“以人为本”为先导的背景下提出的。它的提出体现了现代城市更新发展的趋势。从规划发展的角度看,“城市修补”可以说是“城市织补”概念的某种延展和更新,它是一种更具中国特色的城市发展理念,强调我国在经历快速扩张发展的三十年后,部分地区尤其是老旧城区在面临各项机能逐渐衰败萎缩、城市风貌破坏加速和人们生活质量下降的情况下,通过利用废弃地、增加公共空间及绿地、改善出行条件、改造老旧建筑及保护历史文化等方式,达到完善城市公共设施和恢复城市多样风貌的目的(图1)。
“城市修补”规划的方法可以理解为城市的“修”与“补”两种手段,“修”即修正、修复及复兴各项衰败的城市功能与空间,“补”即补充、增加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城市所缺失或遗漏的各项公共功能。

  会员登录后方可【全文下载】PDF下载 登录

[返回]
Copyright (C)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规划师杂志社 桂ICP备0501391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95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月湾路1号南国弈园6楼 邮编:530029
电话:0771-2438012 传真:0771-2436269 E-mail:planner@21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