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第5期 > 规划设计 > 安徽省界首市公共服务综合规划实践探索
规划设计
【全文献下载】PDF下载

安徽省界首市公共服务综合规划实践探索

曹 靖,黄 闯,魏宗财,王 岚   2018/6/6 9:19:54
 

[摘 要]新型城镇化战略对传统公共服务设施的规划、建设与管理提出了空间、功能、结构、层次及运营等一系列新要求。较之东部沿海地区,中部地区不但经济需要优化升级,而且公共服务设施也亟待持续完善。文章以安徽省界首市为例,对安徽省正在推行的公共服务设施综合规划的技术思路与规划要点进行探究,针对总量不足、空间分布失衡、统筹利用水平较低和社会资本参与度不高四个方面问题,认为需妥善处理好城市与乡村、空间与需求、用地与功能、政府与市场四组关系,进而提出梳理结构、分类布置,扩大供给、突出特色,集约资源、加强整合,拓展渠道、提高效能四大对策,自上而下统筹引领六类公共服务设施的空间整合,搭建规划、项目、预算、政策四轮驱动新平台,为中部地区落实国家对公共服务设施的要求及规划策略提供参考。
[关键词]人居环境品质;中部地区;公共服务设施;综合规划
[文章编号]1006-0022(2018)05-0076-07 [中图分类号]TU984 [文献标识码]B
[引文格式]曹靖,黄闯,魏宗财,等.安徽省界首市公共服务综合规划实践探索[J].规划师,2018(5):76-82.

Public Service Facilities Comprehensive Planning Practice Of Jieshou City, Anhui Province/Cao Jing, Huang Chuang, Wei Zongcai, Wang Lan
[Abstract] In the context of new urbanization, new requirements of traditional public service plan and construction on space, function, structure, layer, and management have been raised. In comparison with the coastal eastern region, central China needs both economic upgrade and public service integration. The paper studies public service comprehensive plan technique and content of Anhui province, analyzes four major problems of public service facilities in Jieshou city: small capacity, imbalanced space, weak integration, and low participation of social capital. The paper suggests dealing with four relations: city and countryside, space and demand, land use and function, government and market, and puts forwards four strategies: reorganization of structure with different types arrangement, increasing supply with local characters, resource integration, expanding channels and efficacy. The strategies will guide spatial integration of six major public services, establish new platform driven by plan, project, budget, and policy, and provides a reference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public service facilities planning in central China.
[Key words]  Quality of living environment, Central China, Public service facilities, Comprehensive planning

0引言

人居环境品质提升成为世界范围内城市发展所追求的方向。联合国“人居三”大会的《新城市议程》强调了“人人共享的可持续城市和人类住区”的理念。无独有偶,在我国,《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提出“加强市政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配置要向中小城市和县城倾斜”。自2015年底召开中央城市工作会议以来,中央对城市发展方式提出“以人的宜居为目标,把粗放扩张性的规划转变为提高城市内涵质量的规划”的新目标。习总书记的系列讲话也多次强调“改善民生、增进人民群众幸福感”。城市公共服务设施不仅是提升居民获得感、提高城市高质量发展与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重要载体,还是优化城市人居环境的重要工具。
国外关于公共服务设施的研究已近百年,研究内容和方法都领先于国内水平。例如,从资金来源、覆盖群体和管理机制等方面开展设施配置模式研究;基于受设施可达性、服务区域等因素影响的设施空间优化配置研究;综合利用GIS与计量地理方法,通过将GIS的数据处理、地图显示功能与区位模型在解决最优区位问题方面的空间分析能力相结合,建立的规划决策支持系统等[1]。由于社会环境的差异,这些成果不一定能满足我国的实际需求,特别是我国居民的实际需求。我国在公共服务设施规划领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公共设施配建指标体系的构建[2-3]、借鉴西方区位理论建立公共服务设施空间模式[4-5]、经济属性分类以及对建设方式的探讨等方面[6-7]。总体而言,对于公共服务设施本身的研究成果较多,但响应近年来新型城镇化要求的策略研究较少。公共服务设施面临着如何落实国家新型城镇化的政策部署,如何呼应国家新型城镇化战略提出的“提高城镇化发展质量”,如何响应全面深化改革、创新社会治理的新形势而重塑自身体系、配建标准与空间布局新要求,这些均需要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1公共服务发展趋势与传统公共服务设施规划的局限

目前我国的公共服务设施规划在规划布局上仍简单、机械地将“千人指标”和“服务半径”作为配置标准,以确定服务设施的选址和规模,但忽略了不同城市空间中居住人群的需求差异,从而影响了公共服务设施的使用效率[1]。在以经济效益为中心转变为以人居环境品质提升为中心的新型城镇化战略的要求下,近年来我国的公共服务发展呈现出五大新趋势。
一是针对“各自为政”问题的空间体系化趋势。目前,城市公共服务的各专项规划由各部门从自身的需求和标准出发,独立组织编制。各类设施的布局从专项规划本身来说似乎没有问题,但从统筹各类设施的布局看,缺乏体系,无法最大程度地发挥公共服务设施的服务功能,也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以人为本。更有甚者,由于彼此之间的不透明,各专项规划在空间上存在“打架”的情况,同一块土地被各类规划赋予了多项具有明显冲突的功能。城市总体规划本应发挥对各类专项规划的统筹引领作用,但往往专项规划的编制滞后于总体规划,而总体规划对各类公共服务设施的配建标准、服务人群和空间布局又缺乏深入、系统的研究,导致其统筹引领的效果明显弱化。未来公共服务设施规划应更加关注布局的合理性,通过统筹考虑各类设施的空间布局,实现空间体系化。

  会员登录后方可【全文下载】PDF下载 登录

[返回]
Copyright (C)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规划师杂志社 桂ICP备0501391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95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月湾路1号南国弈园6楼 邮编:530029
电话:0771-2438012 传真:0771-2436269 E-mail:planner@21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