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第3期 > 规划师论坛 > 基于功能性和组织性解构与重构的规划院转型研究
规划师论坛
【全文献下载】PDF下载

基于功能性和组织性解构与重构的规划院转型研究

赵四东,王志玲,陈春炳   2018/4/8 15:13:20
 

[摘 要]规划院是服务于我国城乡规划、建设、管理决策咨询的重要智库平台,在政策决策咨询服务科学化和精准化以及城乡建设日趋复杂的新型城镇化背景下,推动新型智库建设与规划院转型融合发展成为新趋势。文章立足“规划院=规划+院”的功能性和组织性双视角解构,从业务功能、角色功能、经营性组织及公益性组织等视角重构规划院转型发展的钻石结构耦合路径模型,包括功能角色“为人—与人—由人”的转型,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产品链”的转型,组织形式“资本联姻+公众思维”的转型,需求链从满足需求到需求创造的转型,企业生态网络系统从规划院个体生态位构建到“业缘—地缘—人缘”复合竞合体系搭建的转型,技术谱系在革旧鼎新语境下向“互联网+云端化—大数据+数字化—人工智能+智慧化”的转型。
[关键词]新型智库;规划院;转型路径;城乡规划
[文章编号]1006-0022(2018)03-0011-05 [中图分类号]TU984 [文献标识码]A
[引文格式]赵四东,王志玲,陈春炳.基于功能性和组织性解构与重构的规划院转型研究[J].规划师,2018(3):11-15.
                                                                                                                                                                                                                                                           
Functional And Organizational Transition Of Planning Institute From The Viewpoint Of New-type Think Tank Construction/Zhao Sidong, Wang Zhiling, Chen Chunbing
[Abstract] Urban planning institutes are important think tanks for urban planning, construction, management. Policy changes have pushed transition of urban planning institutes. The paper analyzes their function and organization, sets up a diamond structure for their transition in function, organization, supply and demand, institute network, and technial system,including the “for people,with people, and by people” transition of role function, “industrial chain, value chain, and produce chain” transition of supply chain, “capital unite and public” transition of organization, transition of demand chain from satisfy to created, transition of planning institute from single to complex system, and the technical transition of “Internet+cloud, big data+digitizati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wisdom”.
[Key words]  New-type think tank, Planning institute, Transition method, Urban-rural planning


1规划院转型背景

近年来,我国政府高度关注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智库建设,自2015年智库建设顶层设计专项政策《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颁布后,相关配套文件频发,国家高层领导密集发声,要求新型智库建设要做好“两个下功夫”。规划院是城乡规划编制的核心支撑单位,是我国城乡规划、建设、管理的重要决策服务机构,而智库具有服务决策的本质特征,因此规划院也是我国新型智库体系构建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此背景下,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江苏省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及华蓝设计(集团)有限公司等国内知名城乡规划设计机构先后提出推动规划院智库化转型,打造全国或区域新型智库平台,为城乡规划、建设与管理提供更为优质的决策咨询服务,从而促使新型智库建设与规划院转型发展融为一体。
与此同时,伴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迈入新常态以及新型城镇化建设进入“下半场”,规划院也站在了转型发展的“十字路口”,“冬天来了”“断崖式下跌”“裁员或跳槽”等成为规划人讨论的常见关键词。关于这一话题不同规划院抱有不同看法,悲观论者坚持“冬天来了”“狼来了”,乐天派高喊“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还有一部分挺过“谷底”的规划院则发出了“春天里的倒寒流”的判断。不管是“春天”还是“冬天”,规划院经营业务量萎缩和生存发展艰难已是不争的事实,规划院已处在其全生命周期转型发展的关键节点上,不论人们承认与否—普遍性“洗牌”的新时期已经到来。
规划院转型发展一直是城乡规划业界和学界关注的重点之一,不仅在年度全国规划院院长会议高端论坛上探讨过,还在规划期刊“新背景下规划设计机构的发展”和“‘新常态’下规划设计机构转型与发展”专题栏目上进行过学术争鸣,产生了一批优秀的研究成果,对推动我国各级各类规划院转型起到了积极作用。笔者通过对既有研究成果的反思,发现立足智库建设背景,从规划院本质透视其转型发展路径的研究较少,仍有进一步讨论的空间。

2研究进展与反思:规划院=规划+院

在中国知网以“规划院”“设计院”“规划设计机构”等关键词进行检索,剔除非城乡规划领域论文、信息发布文章或广告后,城乡规划院相关主题的学术性论文合计有52篇。主要研究内容可以概括为三类:一是新常态下规划设计单位转型发展的对策及其实证研究,提出了新常态下我国城乡规划市场的主要特征、规划设计单位面临的新问题及转型发展的建议对策,如杨晓光[1]、韩列松[2]及周茂刚[3]等人的研究;二是对新型空间规划体系、“互联网+”、“改革深水区”等新背景下我国规划设计机构未来发展的新思考,提出“多规合一”过程中规划院必须多专业整合发展转型、大数据和云计算时代的规划院信息化升级发展等,如张永波[4]、张正康[5]、刘先杰[6]及范晓磊[7]等人的研究;三是规划院机构体制改革等传统领域研究,提出追索剩余权、形式服从功能等观点,如王唯山[8-10]、李晓江[11]、陈鹏[12]及赵燕箐[13]等人的研究。
对于“城乡规划院如何转型发展”这一问题,必须透过现象探寻本质。城乡规划院转型的本质可以理解为规划院对我国城乡发展转型推动下的城乡规划行业转型要求以及我国深化改革总体要求等多元生境变迁的响应与回应,但准确理解这一本质的前提是搞清楚规划院的本质。从我国城乡规划院的产生与发展变迁看,规划院是落实计划经济时期“五年计划”而生的“半行政”部门,改革开放后演变为“事业化单位+企业化运作”的“政、市”分离部门,进入新世纪后伴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发展成为城乡建设领域的规划咨询智力支持机构。然而,不管是百度还是中国知网,目前都还没有对“规划院”概念的解释。
从构词法角度看,笔者结合规划院演变历程认为规划院的本质可以用“规划院=规划+院”予以简单表达,其中“规划”是功能属性,“院”是组织形式。但从上述既有研究成果分析看,“院转型”是关注重点,包括规划院的发展环境探讨、规划院内部机构组织改革分析,然而关于“规划转型”部分的分析则相对薄弱。形式服从功能,从功能性演化和组织性进化双视角耦合对规划院转型进行系统分析研究不仅十分必要,还迫在眉睫。

  会员登录后方可【全文下载】PDF下载 登录

[返回]
Copyright (C)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规划师杂志社 桂ICP备0501391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95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月湾路1号南国弈园6楼 邮编:530029
电话:0771-2438012 传真:0771-2436269 E-mail:planner@21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