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第3期 > 规划广角 > 我国山地城镇化困境及旅游城镇化实施路径
规划广角
【全文献下载】PDF下载

我国山地城镇化困境及旅游城镇化实施路径

彭 恺   2018/4/8 14:54:52
 

[摘 要]我国新型城镇化战略进入关键时期,山地城镇化过程中需应对脆弱的生态环境约束、粗放式乡村城镇化蔓延、欠发达山区脱贫形势严峻等困境。文章在重点研判山地城镇实施旅游城镇化路径合理性的基础上,提出“三阶段”的实施路径,包括评估旅游资源、甄别目标城镇 ;从以人为本、生态环境、产业融合与地域空间层面设定“四位一体”的总体目标 ;构建以“城—乡—景”地域空间统筹、“旅游+”产业融合、旅游利益相关者多元平衡为主体的实施策略。
[关键词]山地城镇;旅游城镇化;实施路径;利益相关者
[文章编号]1006-0022(2018)03-0097-06 [中图分类号]TU984 [文献标识码]B
[引文格式]彭恺.我国山地城镇化困境及旅游城镇化实施路径研究[J].规划师,2018(3):97-102.

Research On The Plight Of Urbanization And The Implementation Of Tourism Urbanization In Mountainous Towns/Peng Kai
[Abstract] Chinese new urbanization has stepped into the critical period, the urbanization of mountainous towns are facing the problems of weak environment, unordered sprawl, and poverty. By judging the rationality of tourism urbanization, the paper puts forward the “three stages” method: evaluate the tourism resource and select the target towns; set the “quaternity” goal of peoples first, environment, industry integration, and regional space; put forward the implementation strategies of “city-village-scene” integration, “tourism+”industry integration, and mult-stakeholders balance.
[Key words]  Mountainous towns, Tourism urbanization, Implementation path, Stakeholders

1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山地城镇化的若干困境

《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明确指出:“我国城镇化是在人口多、资源相对短缺、生态环境比较脆弱、城乡区域发展不平衡的背景下推进”的[1]。按照现实国情,必须坚持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新型城镇化强调与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深度融合、良性互动、相互协调,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模式。近年来,我国新型城镇化稳步发展,对于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缩小城乡差异、拉动我国内需发展起到突出作用。我国的城镇化发展经历了由平原到山地、由东部到西部的历程。山地丘陵地区在我国国土面积中占到陆地总面积的43.2%,由于其自然条件相对较差、发展基础薄弱和位于边缘地区等特征,往往是我国的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和重点生态功能建设区域[2]。因此,城镇化的进程较为缓慢。在后城镇化时期,山地城镇是重要的“克难攻坚地”,如何选择合适的城镇化途径,既能有效带动当地居民精准脱贫,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总体目标,又能改善城镇面貌,切实提升产业,践行国家新型城镇化战略的总体部署,这是目前较为紧迫的重要命题。而从总体上看,山地城镇化的困境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1.1如何协调脆弱的生态环境治理与密集城镇开发的矛盾
山地城镇因其复杂的地形与地貌环境而区别于平原城镇,特别是对其长久发展起到关键支撑作用的生态环境在面临密集的城镇化开发行为中岌岌可危。沿袭平原地区的城镇化模式显然无法应对山地生态环境和安全格局维护的诉求。因此,亟需探索适应于山地地域的原生地形、生态环境及历史文脉特色的城镇化模式,使得保护与发展在山地城镇化模式的选择中得到平衡。

1.2如何遏制粗放式乡村城镇化蔓延趋势
在城镇化快速发展时期,偏重大城市和中心城市的发展模式使得乡村劳动力大量外流,乡村凋敝、“空心村”等经济社会问题凸显。在国家新型城镇化战略的指导下,将乡村置于空前的高度来认知,“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是对新时代乡村诗意化的注解[3]。但伴随着乡村规划与建设的热潮,所引发的冷思考却是大量乡村旅游在带来农民收入增多、就业机会增加的同时,引发乡土文化受损、环境质量降低等诸多问题。

1.3如何促使欠发达山地城镇脱贫攻坚目标的实现
我国正在实施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建设,并提出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左右[4]。而山地城镇往往受限于自然环境恶劣、生态抑制性贫困与交通受限等因素,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多数处于精准扶贫攻坚战的“主战场”。据统计,全国共有592个国家级贫困县,其中西部地区有366个,占61.8%[5]。 全国有13个集中连片的贫困地区,中西部地区就占了11个。恰恰这些地区多数处于山区地带。山地城镇化重要的社会目标应是解决好欠发达山区人民生活质量提高的难题。因此,如何树立“人本”理念,从人民群众切实受益的角度制订各项城镇化发展方针政策尤为关键[6]。

2旅游城镇化的内涵及特征

2.1内涵
旅游城镇化是中国城镇化多元道路中的一种重要模式,对于就地城镇化、解决农民身份问题、调整经济结构与促进区域可持续发展具有深远意义[7]。最初在Mullins看来,旅游城镇化是一种基于出售和消费快乐的城镇化,它主要成熟于后福特主义时代,由此也产生了后现代性的城市形态。它是伴随着资本积累而产生的。旅游城镇化不同于工业推动城镇化的一般方式,它更加强调于消费空间而不是生产空间[8]。国内学者认为其主要强调旅游产业带动下的专属空间形成,并引发非城镇人口向城镇转移的过程,特别是空间、人口与劳动力等方面的转变。但在笔者看来,旅游城镇化应当重点关注“消费”和“弹性”两类要素。这些直接决定了人口、产业和空间转移的典型特征来源。与“消费”直接相关的是产业更迭及人口群体的扩展,特别是旅游城镇化面对的群体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人口转移,它强调游客与本地居民两大群体。“弹性”是后福特主义的主要特征,既包含弹性的生产关系、定制化的生产模式,又包含人群的弹性化。

2.2典型特征
旅游城镇化作为新型城镇化中有别于工业城镇化的创新路径,在讨论其具体特征时,既要放置于新型城镇化的内涵中解读,又要突出旅游产业驱动城镇化发展的本质机理。新型城镇化,应该是以民生、可持续发展和追求质量为内涵,通过区域城乡统筹与协调发展、产业升级转型、集约利用、低碳经济及生态文明来实现中国新型城镇化的特色之路[9]。因此,旅游城镇化也需紧紧围绕最终实现“人的城镇化”这一根本目标来进行扩展。
《国务院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31号)明确指出“旅游业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推动旅游业发展与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相结合。”旅游业在现代服务业中具有较强的产业关联和促进就业能力,其健康发展能够有效驱动城镇化顺利推进。
旅游城镇化的主要特征体现为:带动关联企业聚集、延伸产业链、引领产业结构升级,促进由农业生产型向消费型转移(消费+生产);提供大量现代服务业等就业岗位,促进原有乡村人口身份的转变,即从“村民”转变为“城镇居民”;城镇公共服务设施及基础设施的建设升级(面向城镇居民及游客),城镇空间拓展。此种路径的突出特点是先引起产业和人口的转移,而后带来土地的转移(或者说是同步转移),有别于传统城镇化中的“土地城镇化”快于“人口城镇化”的现象。同时,对农业生产性土地占用较少,反而能加强城乡一体化发展,将“城”与“乡”有机融合,真正实现霍华德田园城市中的“城市”和“乡村”之间的“联姻”。

  会员登录后方可【全文下载】PDF下载 登录

[返回]
Copyright (C)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规划师杂志社 桂ICP备0501391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95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月湾路1号南国弈园6楼 邮编:530029
电话:0771-2438012 传真:0771-2436269 E-mail:planner@21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