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第2期 > 随想杂谈 > “城市双修”是“城市美化运动”吗?
随想杂谈
【全文献下载】PDF下载

“城市双修”是“城市美化运动”吗?

菅泓博,李 彦   2018/3/12 9:42:32
 

[摘 要]文章系统回顾了我国城市环境整治实践的过程,并通过样本研究,对比了“城市美化运动”的相关内容,发现“城市双修”与“城市美化运动”两者虽然有相似性,但是“城市双修”并非“城市美化运动”,其区别主要体现在:从局部生态要素的修复转向系统性生态能力的修复、以物质空间整治为重点转向以城市功能调整改善为重点、从城市管理转向城市治理、从注重宏大叙事转向强调小微弥合。
[关键词]城市双修;城市美化运动;城市环境整治;规划演化
[文章编号]1006-0022(2018)02-0140-06 [中图分类号]TU984 [文献标识码]C
[引文格式]菅泓博,李彦.“城市双修”是“城市美化运动”吗?[J].规划师,2018(2):140-145.

Is “Urban Renovation And Restoration” A City Beautiful Movement?/Jian Hongbo, Li Yan
[Abstract] By reviewing China’s urban environment renovation and comparing the content of city beautiful movement, the paper thinks that urban renovation and restoration is different from the city beautiful movement. Urban renovation and restoration focuses the renovation of ecosystem instead of ecological elements, focuses the restoration of urban function instead of material space, focuses urban restoration instead of urban management, and emphasizes the micro-design instead of grandiose narration.
[Key words] Urban renovation and restoration, City beautiful movement, Urban environment renovation, Planning evolution


2011年我国城镇化率突破50%①,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城市时代”,城市空间环境资源难以持续支持大规模的城市增量建设,由此带来的是城市“增量规划”向“存量规划”的转变。2015年12月,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要提倡城市修补,大力开展生态修复,让城市再现绿水青山②;随后,两个《意见》③的颁布,更表达了国家对于城市管理及规划工作的具体要求。一时间,“城市双修”成为体现城市管理和规划改革的一项重要探索,三亚市成为首个试点城市。初看“城市双修”并不陌生,给人以城市综合环境整治的印象,甚至“城市美化运动”的错觉,也引发了外界对于“‘城市双修’是否是一场城市美化运动”的讨论。就目前三亚市“城市双修”实践所取得的成果看,城市形象、城市生态环境等确实得到了良好的修整与塑造,城市整体风貌得到了美化和提升,“城市双修”确实具有城市综合环境整治④的特征与作用,那么它是不是一次综合性的“城市美化运动”?

1“城市美化运动”与“城市双修”的相似之处

“城市美化运动”(City Beautiful Movement)并不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可以追溯到16~19世纪欧洲的巴洛克城市设计,以拿破伦三世的“巴黎重建”和维也纳的“环城景观带”构建为代表[1],其作为现代城市规划的重要思潮始于1893年美国芝加哥世界博览会的召开。“城市美化”(City Beautiful)作为一个专用词,出现于1903年,由美国专栏作家Mulford Robinson提出[2]。

1.1出现时期相似
1790年美国城市人口只占总人口的5.1%,随后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人口急剧增长,1910年美国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45.5%,到1920年便达到了51.2%[3-4]。期间美国正面临着城市人口激增、城市用地扩张、城市建设大规模蔓延及城市外来人口大量涌入等问题,随之而来的是各种为人所熟知的“城市病”。为解决这些问题,1909年“城市美化运动”中最具代表性的芝加哥规划发布,推动着“城市美化运动”席卷全美国。我国的“城市双修”出现于快速城镇化的后期⑤,较“城市美化运动”而言,出现的历史阶段稍晚,但这一阶段我国面临的“城市病”问题与美国类似。

1.2直接目的类似
为了全方位解决“城市病”,美国社会进行了一系列积极探索,新闻界的黑幕揭发运动(The Muck-raking Movement)、宗教界的社会福音运动(Social Gospel Movement)、知识界的社区改良运动(Social Settlement)及市政改革运动共同推动了社会进步[5]。诞生于这一背景下的“城市美化运动”正是市政改革运动中极为活跃的一项实践活动。“城市美化运动”倡导通过城市美化和形象改进来解决城市物质与社会问题,推崇几何、规则、古典和唯美主义的美学原理,并尝试以塑造这种特征的城市空间作为改善城市物质环境和提高社会秩序及道德水平的主要途径。其直接效果是美化了城市[6],改善了城市的形象和面貌,使原来破败的城市环境得以整治、拥挤的城市交通得到了疏解。例如,被称作“城市美化运动最杰出遗产”的Lake Front改造,不仅彻底改变了此处原来污水横流、垃圾成堆的窘境,恢复了湖滨湿地的原有面貌,还将这里开辟为所有市民都可以自由进入和观赏的公共场所。
可见,我国将“城市双修”作为解决“城市病”主要途径的初衷与“城市美化运动”的直接目的和作用类似。

1.3规划内容和方法类似
1909年,Daniel Burnham在商人联盟和地方政府的支持下制定了规模宏大的芝加哥规划,在“Make No Little Plans”[7]的规划宣言下提出了六个方面的规划内容(Principal Points of the Plan of Chicago):①改进湖滨地区;②建立城市外围的高速公路系统;③改善铁路终端,为货运和乘客开发一个完善的运输系统;④建立外部公园系统和输电网络通道;⑤对城市内的街道和景观、商业性的大道进行系统安排,以促进商业区的发展;⑥建立城市文化生活中心和公民管理中心,提升城市整体性和融合度。规划为芝加哥甚至为美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城市景观和范例式的空间结构,同时作为现代规划史上大规模使用城市设计方法的空间实践,“城市美化运动”的探索具有重要意义。
从“城市双修”的规划内容看,“城市修补”包含城市天际线的引导与控制、城市色彩规划、重点地区街道及立面改造、城市广告牌匾整治、城市重点地区绿地景观规划、城市夜景照明规划、城市交通设施改善工程、城市综合管廊规划、城市片区功能更新、“城中村”更新改造及城市违章建设拆除工程;而“生态修复”则包含山体修复、河道湿地修复、海湾岸线修复、林地修复以及其他受到破坏的生态要素的系统修复⑥。这些内容与“城市美化运动”的内容相似,城市设计方法及城市空间管控的理念也不谋而合。
那么,“城市双修”究竟是不是一场“城市美化运动”呢?讨论这一问题,即要判别这一实践的形成是高度借鉴的“舶来品”,还是具有历史渊源的“内生化”本土产物。

2我国城市综合环境整治回顾

须知,“城市双修”的规划要点得益于我国城市综合环境整治长期积累的经验,而非毫无依据的创造。一般来说,城市综合环境整治规划是以提升城市空间环境品质、塑造城市形象、改善城市设施和功能为目的,以城市设计为手段,面向实施的城市物质空间环境的规划,通常以解决城市环境问题为导向。

  会员登录后方可【全文下载】PDF下载 登录

[返回]
Copyright (C)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规划师杂志社 桂ICP备0501391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95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月湾路1号南国弈园6楼 邮编:530029
电话:0771-2438012 传真:0771-2436269 E-mail:planner@21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