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第1期 > 规划广角 > 基于携婴者行为特征的公共场所母婴室配建效果研究
规划广角
【全文献下载】PDF下载

基于携婴者行为特征的公共场所母婴室配建效果研究

李 云,张潇越,陈燕萍,王 陶, 汤素素   2018/1/30 10:02:00
 

[摘 要]随着二胎政策及配套措施的不断落实,母婴室作为现代城市文明的象征,正逐渐被社会各界所认知与接受,相关医疗卫生政策也开始出台响应,而当前我国规划建设方面的主动应对略显滞后。文章以深圳市南山区的公共场所母婴室配置情况为例,基于携婴者的行为方式和空间选择特征,从宏观层面对商业设施、公园、医院、营利性娱乐场所和文体教育场所5种公共场所的母婴室配置水平,以及从中观层面对居住地—目的地的母婴室空间匹配水平进行探讨。分析表明,母婴室作为附属型公共设施,依托商业主体的自发自建特征显著,非营利性公共服务设施(如公园、文体教育场所等)在母婴室建设方面的投入严重不足;由于缺乏规划制度保障,商业的自发自建行为虽然满足了大部分携婴者对母婴室的需求,但也导致母婴室在空间上高度集聚于较高等级的商业地区,而忽略了社区层面的活动诉求和母婴室供需平衡,中短距离定向出行的公共场所母婴室建设匹配程度要优于居住地周边。据此,提出了母婴室设施规划原则及配置标准。
[关键词]行为特征;母婴室;深圳市
[文章编号]1006-0022(2018)01-0098-08 [中图分类号]TU984.189 [文献标识码]B
[引文格式]李云,张潇越,陈燕萍,等.基于携婴者行为特征的公共场所母婴室配建效果研究[J].规划师,2018(1):98-105.

Implementation Of Baby Care Rooms In Public Spaces Based On The Users’ Behavior Characteristics/Li Yun, Zhang Xiaoyue, Chen Yanping, Wang Tao, Tang Susu
[Abstract] With the enactment of two-child policy, baby care rooms have been accepted by the society as the symbol of modern civilization. relevant medical policies have been promulgated, yet urban planning is lagging behind. The paper analyzes the behavior characteristics and space selection of baby care rooms in Nanshan district of Shenzhen, analyses the condition of baby care rooms in commercial zones, parks, hospitals, entertainment places and education places, analyzes the space matching between residences and baby care rooms. The analysis shows that, most baby care rooms are built by the traders, few in the public spaces. Due to the shortage of planning system safeguard, baby care rooms in business spaces can satisfy most demand of parent-with-baby, but this concentration breaks the balance of supply and demand, the construction of baby care rooms in public space is superior to the rooms around residences. So, the paper puts forward the planning principles and allocation standard of baby care rooms  .
[Key words]  Behavior characteristic, Baby care rooms, Shenzhen

 

0引言

2016年1月,在单独二胎政策实施两年之际,我国正式开启“全面二胎”的生育时代,这也标志着实行了35年之久的独生子女政策的终结。虽然人口政策的实施效果往往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但是随着国家相关配套措施和鼓励政策的陆续出台,未来生育率的增长势必对当前低生育水平模式下的城市公共服务设施带来巨大的压力[1]。近年来,在我国纯母乳喂养比例大幅增加①及呼吁性别平等②的社会背景下,公共场所的母婴室配置问题正日益成为社会关注热点,而由于母婴室缺乏而导致的一次次“社会事件”,也说明了这一问题的紧迫性和普遍性。
“母婴室”(亦作“母乳喂养室”),国外称为“BabyCare Room”,是为父母单独照顾哺乳期婴幼儿及孕产妇而设置的独立休息场所。在西方社会,母婴室是体现现代城市文明和人文关怀的重要公共设施,也是保障女性权利的重要社会举措,一般有明确的建设标准。英国要求小型公共场所提供不少于75平方英尺的母婴间;大型公共场所(如商场、体育馆、中央图书馆与会议展览场馆等)要提供120~250平方英尺的独立母婴室[2]。日本政府以法规形式明文规定“凡婴幼儿可能逗留且建筑面积超过5 000 m2的公共场所必须设置最少1个附设婴儿床和座椅的母婴室”,基本做到有公共卫生间的地方就有单独母婴室[3]。我国的香港和台湾地区也有相关的母婴室建设标准,如香港地区的《育婴间设置指引》和台湾地区的《公共场所母乳哺育条例(2010年)》。
作为一个西方舶来的附属性公共设施概念,母婴室建设涉及到医疗计生部门和规划建设部门。然而,从我国的两大职能部门对于母婴室建设的政策应对和规则制定方面的进展看,规划建设步伐已然滞后。在医疗计生领域,近年来各级政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出台了一系列涉及母婴室的建设要求和推动举措③。例如,深圳市政府在2012年就发布了《深圳市妇女发展规划(2011—2020年)》,首次提出了“公共场所母婴室配备率”的量化指标,要求于2020年配备率达到25%。
然而,与之相对应的城市规划建设举措和政策响应显然不力。在我国大陆地区现有城市规划体系与相关建设规范中,与母婴室最接近的公共设施概念是《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 (CJJ 14—2005)》提及的“第三卫生间”(Third Public Toilets),即“专为协助行动不能自理的异性使用的厕所”,然而其厕所定位与“母婴室”的功能内涵存在本质区别,即母婴哺乳功能不等同于协助如厕功能。无论是2014年开始实行的《深圳市城市规划标准与准则(2014)》,还是2016年最新发布的《上海市15分钟社区生活圈规划导则(试行)》④,尽管都代表较高的规划技术水准和未来指引性,依然没有涉及母婴室的相关建设要求。
由于缺乏相关建设规范指引,母婴室的落实在我国一直处于自发建设状态,以大型公共设施和商业设施的自行配建为主,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由地方工会、商业联合体等发起的母婴室社会自建项目⑤。在国内为数不多的母婴室领域的研究成果也主要集中于城市母婴室的地区配置不足和室内功能设计缺陷等方面的问题。张柏葳等人在对南京市公共场所母婴室的提供情况进行调研的基础上,总结了全市总体与按建筑功能分类两个层面的供给情况[4]。蒲文娟[3]对全国6座城市、81家商业空间中的母婴室的区位、面积、设施、功能支持、标识及用户感受进行分析,总结了普遍存在的5类设计问题。
城市规划的根本宗旨是为人民服务,满足人们不断提升的多方面社会需求[5],公共服务设施的规划配置作为规划工作的重要内容[6],其核心宗旨就是满足社会公平,这其中包含权利公平、机会公平和规则公平[7]。母婴室作为公共服务设施,在日益满足女性哺乳权利的社会背景之下,应更好地提高其空间使用机会,并尽快提出满足母婴行为特征的建设实施准则。本研究结合深圳市作为我国改革先锋、高密度空间形态和人口结构年轻的城市特点,选择南山区作为研究范围,对辖区内主要公共场所和公共建筑的母婴室现状进行全面调研,并采用问卷调查法和访谈法,收集携带0~4岁婴幼儿的父母亲(以下简称“携婴者”)的出行习惯及其对母婴室的需求特征,评价南山区的母婴室空间匹配水平。

  会员登录后方可【全文下载】PDF下载 登录

[返回]
Copyright (C)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规划师杂志社 桂ICP备0501391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95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月湾路1号南国弈园6楼 邮编:530029
电话:0771-2438012 传真:0771-2436269 E-mail:planner@21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