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第9期 > 随想杂谈 > 哲学思维下的“城中村”归宿判断:从消亡走向重生
随想杂谈
【全文献下载】PDF下载

哲学思维下的“城中村”归宿判断:从消亡走向重生

陈 林,涂 欣,陈升彪   2017/9/28 9:11:28
 

[摘 要]文章首先重新界定和诠释了“城中村”的本质,认为其是城乡运动所包含的人口、土地、文化等各个物质要素和非物质要素相互冲突、相互渗透、相互包容、相互依赖的产物,其的产生有着偶然性和必然性,发展存在着矛盾和统一规律;其次,认为“城中村”具有时间性、空间性和文化性的哲学属性,其存续的关键因素在于“人”;最后,从“城中村”的居民谋生手段发生转变、城镇化水平不再提高、城市不再扩张并转向内部挖潜,但物质空间价值和文化价值得以保留,判断出“城中村”从“消亡”走向“重生”的最终归宿,并为当前“城中村”的规划治理提出一些建议。
[关键词]“城中村”;哲学思维;归宿;消亡;重生
[文章编号]1006-0022(2017)09-0134-06 [中图分类号]TU984 [文献标识码]C
[引文格式]陈林,涂欣,陈升彪.哲学思维下的“城中村”归宿判断:从消亡走向重生[J].规划师,2017(9):134-139.

From Death To Rebirth: The Destination Of “Urban Village” Based On The Philosophizing/Chen Lin, Tu Xin, Chen Shengbiao
[Abstract] The paper redefines and interprets the essence of the urban village, and believes that urban village is the outcome of the mutual conflicts, infiltration, tolerance and dependence of urban and rural sports, including non-material and material elements such as popularity, land, culture and etc; the appearance of urban village has the accidental and inevitable factors, the its development always has the contradiction and unity rules. Then, the paper thinks that urban village has the philosophy attributes of timeliness, spatiality, and cultural, and the “people” is the key factor to its existence and extension. At last, while people change their livelihood means, the level of urbanization do not rise in time, the city do not expand in space but turns to internal development, but the value of material space and cultural still be preserved and excavated, thus, we can judge the destination of urban village finally to go from death to rebirth, and provides some suggestion for the planning and management of urban village.
[Key words]  Urban village, Philosophizing, Destination, Death, Rebirth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镇化进程不断加快,而很多城市采取了低成本、粗放型的城市空间增长模式,导致大量“城中村”出现,引发了一系列的城市问题。针对“城中村”问题,各地进行了大量的改造实践,学术界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但对于“城中村”发展最终状态尚缺乏探讨,这缘于“城中村”问题涉及到人口学、社会学、经济学、地理学及城乡规划学等多个学科的内容。从当前中国城乡发展矛盾比较突出的现状看,如果能够判断出“城中村”的发展终态,就能够深化对“城中村”改造的认识,对现阶段解决城乡统筹问题、消除城乡发展矛盾、达到城乡和谐发展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本文从哲学的规律和思维来判断“城中村”的最终归宿,以期对“城中村”的发展路径和方向进行正确判断,为目前处理“城中村”问题提供正确的决策和方法,并最终有利于加快“城中村”的发展。

1关于“城中村”

1.1“城中村”哲学本质的把握和诠释
“城中村”的形成,应该说是在城市发展进程中未协调好城乡统筹发展而显现出来的一个最为突出的问题。目前,众多学者已经从亲缘关系、社会形态、产权和经营制度、行政管理体制等不同角度对“城中村”的概念进行了界定,但仍无法形成各个学科均认可的统一定义[1]。笔者综合各学科对“城中村”概念的不同表述,结合“城中村”在区位、土地、人口、体制、经济及文化上最显著的特征,将“城中村”理解为“在城市规划区范围内,因城市建设和发展需要,农村聚落四周为城市空间所包围,土地产权归农村集体所有但模糊化、管理上兼具城市社区模式和农村自治色彩、经济发展上为城市外来人口提供出租房或面向城市发展集体产业,表征为一种亦城亦乡传统农村文化特质与现代城市文化碰撞和共融的空间形态”。
“运动是物质的存在方式和根本属性”,从哲学本质上看,“城中村”的产生是城乡关系运动的结果。具体来说,表现为“城”“村”两种物质运动所包含的人口、土地、文化、区位及体制等各个物质要素和非物质要素相互冲突、相互渗透、相互包容、相互依赖的产物。要把握“城中村”问题,就需要研究和掌握城乡的运动规律。首先,城市土地进行机械式“趋利避害”式扩张运动,是“城中村”形成的前提。在城市扩张过程中,受土地产权限制及拆迁补偿等因素的影响,被城市兼并的农村居民点的开发成本提高。此时,急于扩展的城市首先倾向于在开发成本较低的周边地块发展,使规划范围内的农村居民点逐渐成为都市海洋中的“孤岛”[2],形成“城中村”。只有当城镇化达到一定水平后,“城中村”才不会继续产生(图1)。其次,被城市吞噬后农村聚落的居民生活方式、文化风俗及管理体制等非物质要素的相对固定是“城中村”形成的关键因素,而后承载了城市外来流动人口的居住功能是“城中村”问题突出的根本原因(图2)。

1.2对“城中村”认识的发展
“城中村”最初引起学界和政府部门关注的是其大量违法抢建的房屋和混乱的社会治安,其在初现时被称为“社会肿瘤”“毒瘤”,给城市发展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3],如影响城市景观风貌和人居环境;土地利用及产出率低;人口流动性强,成分复杂,易滋生违法犯罪;村民因高额征地拆迁补偿和私房出租等不菲的收入易产生不良价值观等。
然而,随着社会经济的变化,人们看待“城中村”的视角发生了变化,转向辩证地看待“城中村”问题(图3)。首先,人们认识到了“城中村”对城市的贡献,其能提供大量性价比较高的出租屋,不仅缓解了流动人口快速增长和城市住房紧缺间的矛盾,还为失地农民提供了生活保障,催生了一些为流动人口生活服务的行业,从而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其次,从城乡统筹发展的层面上讲,“城中村”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外来流动人口融入城市的过渡载体[4],也缓解了外来流动人口与本地居民之间的矛盾,维持了社会的和谐稳定。最后,从宏观视角观察城市,“城中村”如同带有当地社会文化基因和气息的细胞,已经侵入到城市这个有机体的多个区域,以网络化的存在方式连接起了城市的文化脉络[5]。

 

  会员登录后方可【全文下载】PDF下载 登录

[返回]
Copyright (C)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规划师杂志社 桂ICP备0501391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95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月湾路1号南国弈园6楼 邮编:530029
电话:0771-2438012 传真:0771-2436269 E-mail:planner@21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