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第6期 > 规划广角 > 中国城市规划领域的知识产出、消费与网络— 基于2000~2015年城市规划四大期刊的分析
规划广角
【全文献下载】PDF下载

中国城市规划领域的知识产出、消费与网络— 基于2000~2015年城市规划四大期刊的分析

龙 瀛,周 垠   2017/6/23 16:59:57
 

[摘 要]城市规划是协调城市空间布局的一门学科。规划学者对城市空间的研究众多,而对城市规划知识产出、消费的空间分布规律却鲜有研究。文章采用文献计量分析的方法,对2000 ~ 2015年中国城市规划领域四大核心期刊发表的文章展开研究者所在城市、被研究城市的识别、分析,探寻了城市规划研究中知识产出、知识消费的空间分布规律,知识产出—消费的网络联系强度,知识产出合作联系强度,并进行了本地化分析。研究表明,无论是规划知识产出、消费还是网络联系强度,都集中于大城市,对中小城市的规划研究相对薄弱;在知识产出—消费和合作研究中,距离衰减效应较弱,但距离的影响并没有消亡,相较于知识产出—消费而言,合作研究受距离的阻隔作用更小;上海是城市规划知识消费大市,且在不同时间段皆处于首位,但这种首位度明显在减弱。此外,研究发现,在大数据时代,覆盖广、粒度细的“大模型”研究范式为缩小中小城市规划研究的差距带来了可能。
[关键词]城市规划研究;文献计量分析;知识产出;知识消费;城市网络;大模型
[文章编号]1006-0022(2017)06-0119-07 [中图分类号]TU984.199 [文献标识码]A
[引文格式]龙瀛,周垠.中国城市规划领域的知识产出、消费与网络 —— 基于2000~2015年城市规划四大期刊的分析[J].规划师,2017(6):119-125.

Knowledge Output, Consumption And Network Of Chinese Urban Planning: An Analysis Of Four Major Planning Journals From 2000 To 2015/Long Ying, Zhou Yin
[Abstract] Study on urban space is abundant, whereas study on urban planning knowledge output, consumption, and its spatial character is rare. The paper makes a statistical analysis on the cities studied in, and authors of, the papers on the four major planning journals from 2000 to 2015, and concludes some rules of urban planning knowledge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Large cities produce, consume most planning papers and have a strong correspondence in the production-consumption of planning knowledge; distance decay is indistinct in the knowledge correspondence and collaboration of different authors. Shanghai is the top consumption city but its primacy ratio is declining. Large coverage and detailed “big model” supported by big data are making up for planning study on small and medium cities.
[Key words]  Urban planning study,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literature, Knowledge output, Knowledge consumption, Urban network, Big-model


0引言

后工业社会可看作是知识社会,知识的产出和消费是这个社会的中心问题[1]。城市规划是协调城市空间布局的一门学科。规划学者对城市空间的研究众多,然而对于城市规划研究本身而言,其知识产出、消费的空间规律却鲜有研究。在现实中,大部分城市规划研究以实际项目为依托,有指定的研究区域。一般而言,被研究的地区被视为城市规划知识的消费地区;与研究项目相关的高校科研工作者、规划设计院/所、规划管理部门和咨询公司的研究人员则被视为知识的产出者。论文是城市规划研究的重要形式,且论文的作者单位和通讯地址提供了研究者的空间分布信息,标题和摘要蕴含着被研究的城市,这为开展规划领域的知识产出、消费与网络分析提供了可能。
早在20世纪初,已有学者对文献展开了定量统计分析[2]。1969年,情报学家Pritchard首次提出了Bibliometrics,标志着文献计量学作为独立学科的开始[3]。随后,文献计量分析在各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4-5]。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文献计量分析逐步从单一期刊统计转变为更大样本的多期刊分析[6-9]。
在城市规划领域,国内已有学者着手于文献计量分析,如有学者分别对不同阶段的《城市规划学刊》展开了计量分析,分析内容较为相似,包括作者地区分布、单位性质、论文内容、平均作者数和参考文献数等[10-12]。此外,丁睿分析了《规划师》1995~2004年学术论文及作者的时间分布、系统分布、空间分布和内容分布,但以省为统计单元,影响了区域规律的清晰表达[13];阮如舫根据《城市规划汇刊》的出版内容分析了中国大陆城市规划的发展趋势[14];李志刚等人对西方城市规划理论及相关代表期刊展开了统计分析与评述[15];袁媛等人从期刊容量、载文数量、文献作者所属机构和地区、期刊国际视野、出版时滞、研究领域和研究热点等方面对英国期刊《城镇规划评论》(TPR: Town Planning Review)2002~2011 年发表的论文进行了统计分析[16],同时利用科学文献分析与可视化的专业软件Citespace,将Web of Science数据库中1999~2014年关于社区规划的1 681篇论文进行了可视化分析,研究了国外社区规划近15年的研究进展[17]。
国内城市规划领域的文献计量研究或对单一期刊在某一时间段进行全样分析,或选取几个期刊的部分文章或某一主题做样本分析,鉴于人力和时间的限制,统计数量较少,未能充分利用互联网丰富的信息资源;多以省区为统计单元,不足以清晰地刻画出城市规划研究的区域规律;与其他领域的计量分析较为相似,侧重于期刊容量、论文内容、平均作者数、作者所在地、作者单位性质、引用次数和影响因子的统计分析。而在国外城市规划领域的文献计量研究方面,值得一提的研究是,Matthiessen等人利用文献计量分析的方法,对全球知识网络展开了一系列的研究:首先分析了欧洲的研究中心[18],探索了世界研究中心的变化规律[19];其次通过合作关系和论文的引用关系,分析了全球知识网络格局[20-21]。对比国内外研究可知,国内学者对于能刻画城市规划知识产出、消费的研究者与被研究城市的空间规律的探究,还有待深入。

 

  会员登录后方可【全文下载】PDF下载 登录

[返回]
Copyright (C)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规划师杂志社 桂ICP备05013918号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195号
地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月湾路1号南国弈园6楼 邮编:530029
电话:0771-2438012 传真:0771-2436269 E-mail:planner@21cn.net